欧洲国家对此趋势早有洞察

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数位金融领域的新技术多如繁星,但不管星空多灿烂,都环绕着一个更深层的概念运转:开放银行(OpenBanking)。

何谓开放银行?与其说这是一个商业模式,不如说是一种看待金融服务的态度。狭义来说,开放银行是指银行可以在客户同意的前提下,透过应用程式介面如API或H5等数位连接方式,将客户数据与第三方对接共享,让许多原本不属于金融业的厂商如科技公司、供应商、物流或医疗院所等得以加入此金融商业生态圈,利用这些资源为消费者开发创新的多元服务。广义上,则不仅仅是客户数据,包含演算法、交易、流程或更多业务都有机会开放串联整合,甚至可能重构整个金融产业的结构,改写金融业的社会定位与价值。

开放银行最着名的例子在瑞典。瑞典的银行业和手机厂商从2003年起合资成立了BankID,这是一个通用于公私领域的电子凭证,民众只要从一家银行申请到此凭证,就可以登入其他联盟银行的网银使用转帐、贷款等金融服务,并延伸出许多个人化的便捷应用,例如只要有对方手机号码就能进行汇款,不用再索取对方的银行帐户等。当然BankID的作用不仅于此,从公部门的税务、营业登记、水电申办到日常生活中的消费购物,甚至就医挂号和调阅医疗资料,都可以使用BankID来进行。

试想,光是赋予个人一个在互联网中通用的实名身份,就能够推动如此多的新应用,若能与其他交通、金融、娱乐、教育等数据交叉整合,还有多少新商机可以应运而生?

银行原有对客户资料的所有权与服务权的保护高墙正在消解,新的自由竞争态势正在形成。过去银行经营多为B2C模式,既是金融产品的生产者,也是第一线的销售者与服务者。但未来随着资讯透明化和消费场景化,部分业务势必走向产销分离,以B2B2C的方式重组产业链。解构的过程跌撞难免,然而每朵乌云都镶有金边。银行一方面会因为功能的释出和角色的错位后置,面临短期营收与客群定位重组的问题,但却有更多空间可以尝试与不同产业的结合,以顾客为中心重新审思核心功能与价值,找出新的商机和客群。

先行者制定规则,后至者遵循规则。在全面开放时代来临前,谁能用最快速度嵌入与消费者产生联系的场景与平台中,谁就能站在更有利的起跑点。欧洲国家对此趋势早有洞察。英国财政部2015发布开放银行标准,欧盟也在同一年通过新支付指令(PSD2),要求成员国银行自2018年1月13日起必须把支付服务和相关客户资料开放给客户授权的协力厂商服务商,从监管着手大刀阔斧推行;墨西哥、纽西兰、澳洲等国家也都在积极研拟相关法案。新加坡和香港等亚洲国家则走柔性路线,不以法令强制而是推动银行自发自律与第三方合作,让开放银行渐进式落地。

开放银行现阶段在API规格的标准化、网络资安、个资保护、第三方服务提供者管理等层面上,的确还有待更完整的解决方案;而因为资讯的交叉串联所可能导致负面纪录被系统循环放大的问题,亦不能不有所限制和考量。但科技会自我进化,这是不可逆的过程,若台湾想在未来的国际金融赛局中保有发言权,就必须加速开放银行的规划脚步,以台湾金融业既往对新兴科技的重视及渗透程度,必然在台湾及东南亚市场有后发先至的机会。

比尔盖茨说:银行业是必要的,但银行不是。一语道尽金融业在数位时代面临的挑战。惟有打开大门,才能走向未来。(作者是台北富邦银行总经理)

原文链接:http://dhtcq.com/wku/13.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